快捷搜索:  创业 手机 疯狂 坏人 华人 发明 自己

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春节档,唯一赚到了观众的大笑和眼泪的,就是星爷的《新喜剧之王》。

 

 

 

《新喜剧之王》讲的仍然是20年前《喜剧之王》里龙套坚持演戏的故事,展现小人物的努力。但《新喜剧之王》切中了父爱这个点,和观众产生了共情。

 

 

 

 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 

 

 

电影里的爸爸既想保护女儿不被人欺负,又不想让女儿知道。他会含着泪拿玻璃瓶砸自己的头,质问场务为什么那个女孩没有盒饭,然后,女儿吃到了剧组盒饭。海选那天,他一边跳起来大吼“我就知道你要走,你走了就别回这个家”,又一边问女儿“家门钥匙带了没有”。电影里的爸爸好像满嘴都是火药味,似乎永远都在生气,生气背后隐藏的却是为人父母的脆弱。就像在电影结尾,荧幕上回放女儿跑龙套时被扔到空中摔来摔去的出糗视频时,所有人都在笑,只有父母在哭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同样的笑点,电影院有的观众笑出了猪叫,也有观众却在悄悄擦眼泪。在《新喜剧之王》里,父亲关心的始终只有一件事,女儿能不能不被人欺负,过得好一点。上到导演,下到场务,都打心眼里看不起如梦这种不自知的人,只有父亲说她的不自知不是在嘲笑她,而是在心疼她。

 

 

 

 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 

 

 

《新喜剧之王》就好像是在说我们自己的故事。当你和如梦,和父亲、母亲,和剧中任何一个小人物有相似或相同的生活经验时,一种出于真实创伤的共情就产生了,于是你就自然而然有了代入感。就像在生活中,你的父亲可能也和你缺乏沟通,看起来从不惦记你,嘴上和你吵翻了天,扭头又让你妈给你碗汤,让你坐下好好吃顿饭。这种父爱,你,我,每个人都格外熟悉吧,好像全天下的父亲都这样。在《新喜剧之王》里,父亲会千方百计地对如梦好,表面却又不动声色。无论是以如梦的视角去经历《新喜剧之王》,还是以父亲的视角去经历《新喜剧之王》,都能感悟到无限难以言表的滋味。

 

 

 

 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 

 

 

《新喜剧之王》是《喜剧之王》的延续,在《喜剧之王》里有一段经典对白“看,前面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”“也不是,天亮之后会很美的”,《新喜剧之王》就是在拍天亮。人生如梦,每一个小人物都值得拥有梦想和追梦的权利,并为之付出努力。别人说你永远都不可能成功,那就努力到永远以后嘛。当如梦站在领奖台上,被王宝强饰演的马可环抱着旋转的时候,电影院有观众鼓掌,想必是找到了20年前的共鸣——天亮之后会很美的。如梦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演员梦,她演过无数龙套,有白雪公主的替身、雕塑、死尸、吊死鬼等等,最后,她证明了自己,谁都不是人类最大的灾难,没有什么“这就是命”。

 

 

 

 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 

 

 

但是,《新喜剧之王》就这么皆大欢喜地结束了吗?其实星爷还给隐藏结局留下了回旋之地。就像在《喜剧之王》里,天仇到最后也没当上大明星,如梦很有可能是在分手之后的那场雨夜中死掉了,只是做了一场人生美梦。就像电影中有一些暗示,例如如梦只是入围海选,不该由马可通知;马可的手机没信号,如梦的妈妈却能订票;如梦入围,打开的门后却有不真实的光束;从入围海选到拿奖,过程太快;如梦拿奖时,马可说,人生啊,如梦。这种隐藏结局太残忍,所以星爷给它包裹了喜庆的外壳,但当读出残忍结局的时候,才能感受到星爷的诙谐。

 

 

 

 《新喜剧之王》:20年前的星爷回来了

 

 

 

《新喜剧之王》给人旧电影的沉浸感,这和星爷的情怀也分不开。《疾风》《分分钟需要你》这些经典老歌把星爷的港式无厘头衬得恰到其处,看完之后会忍不住把这些粤语歌放进播放列表循环播放。像《疾风》的歌词:如内心有梦便全力追踪,不须计哪天才可终,好比天空疾劲野风。2019年开始了,像如梦一样不计得失地全力追梦吧。
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拜金女友嫌「张卫健太穷」!狠甩:买个名牌包要等半年
  • 这个锅 我一定要美团背?
  • 拼多多:遭遇恶意爆料诽谤,全天物流快递秩序井然
  • 电商如涵控股赴美申请IPO招股书,阿里赛富均持股8.56%
  • 熊猫直播张菊元深夜发内部信:选择结束是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
  • 最新评论